東方今報獨家特別報道 紀念縣委書記的好榜樣焦裕祿逝世五十周年
  □東方今報記者 付首鵬/文見習記者 李新華 張歡歡/圖
  石萬勝,中國數百萬“鄉官”中的一員。
  已退二線九年的他,至今還為一件事愧疚不安。
  曾經,他吃過瓜農一個西瓜,沒有給錢。
  當年,瓜農拿著刀攆著給他西瓜的場景,至今歷歷在目。
  他說要給錢,瓜農扭頭就走;他說不要西瓜,瓜農開著瓜車就跑。
  可是,他連瓜農是誰都不知道,只聽得瓜農說,“你是個好人”。
  4月伊始,我們試圖用一個多月的時間來讀懂他。
  卻發現他如同一壇老酒,歷久彌香,耐人回味。
  他是一位退二線的“鄉官”,卻至今還在一線崗位工作。
  他是科級幹部,卻乾著送桶裝水差事。
  他當過兵,軍區評學雷鋒標兵,60個直屬隊就評上他一個。
  他做過武裝部長,因為視力不合格,兒子當兵的夢愣是被他斷了。
  他是個兒子,父親母親穿多大的褲腰,他比妹妹們都清楚。岳母住院他更是端屎端尿,連同病房的人都說:“你這娃子,真中!”
  ……
  明天是5月14日,也是縣委書記的好榜樣焦裕祿,離開我們50周年的紀念日。此山此水此地此時,把淚焦桐成雨,思君夜夜,百姓誰不愛好官?
  我們想最好的紀念,莫過於讓焦裕祿的精神長存,讓榜樣的力量延續,時代總有後來人。
  今日我們特推出獨家報道《鄉官石萬勝》(上),以饗讀者,以慰精神。
  也期望身邊更多的焦裕祿式好幹部砥礪前行。
  【第一章】
  閱讀要點:石萬勝,這位孟津縣麻屯鎮已退二線9年的“鄉官”,至今還在一線崗位上工作。身為科級幹部的他,退二線後身份上的變化,似乎沒有讓他覺得失落。54歲的他,為了不漏接辦公室的電話,爬樓梯送報紙都是一步兩個臺階,就連通訊員安排給他的送桶裝水差事,他都幹得格外賣力。
  2014年4月9日的上午,清明節剛過不久,按理說正是惠風和暢、草木吐綠的時節,天氣卻熱得反常,二十八九℃的氣溫,讓原本少雨的四百裡邙山,愈發顯得憔悴。
  田地里尺把深的麥苗,黃著葉尖,矗在看上去乾透了的土地里,任由柔風親昵,也絲毫提不起一丁點精神。路邊丈高的行道樹,似乎因為沾上了抹不去的黃土顏色,無力把嫩芽全部展開。
  這樣的天氣里,人也變得慵懶起來。此時,一個位於洛陽城北孟津西南邙山上,臨近北郊機場名叫麻屯的小鎮上,不少小商販們正坐在攤位前的高凳上,一動不動地望著或遠或近的地方,不知道是在想什麼,還是在憧憬什麼,任憑頭頂上飛機掠過,也懶得抬頭瞟上一眼,似乎那轟鳴那起降,根本就不存在或者是沒有發生過一樣。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是這樣的景象〗蜃又行牡惱笤豪錚到黨觶死慈送坪跏且狽活康墓庀摺⒓躒創蟮氐母珊裕∠隕瘛�
  在辦公樓二樓正對樓梯口的黨政辦公室里,一位穿著稍有舊色的藍西裝,中等身材已現發福,額頭髮影略顯稀疏的男子,正低頭整理著辦公室右側中間隔斷桌上的一大堆報紙雜誌。
  “石部長,便民中心沒水了,安排給送桶水。”一位中等身材,臉上稍帶稚嫩的小伙子,站在門口對著整理報紙的男子說完,轉身就走了。
  辦公室里的男子一邊說著“好”,一邊放下了手中的報紙,抓起靠里側隔斷辦公桌上的白色電話機撥了起來。三言兩語說完,他掛斷電話,走出辦公室,攆上已經走出辦公樓的小伙子說,水15分鐘後送到。說完三步並作兩步,重新爬上樓梯回到了辦公室,又開始整理起了報紙。
  這個被稱作石部長的人,就是石萬勝。小伙子則是鎮上的通訊員,名字叫賴創業。
  【1】 放棄高薪機會,退二線後他乾起了普通辦事員
  今年54歲的石萬勝,當過7年兵,1985年從部隊轉業後,在孟津縣朝陽鎮做過4年鎮武裝部幹事,之後調到了臨近的孟津縣麻屯鎮任武裝部長,這一干就是13年,直到2002年的春天改任鎮人大專職副主席。
  三年後的2005年底,石萬勝以正科級幹部的身份從鎮人大專職副主席任上退居二線。那個時候,像他這樣在鄉鎮幹了一輩子的幹部,退二線後通常的選擇就是回家養老休息,或者是受聘於某家公司企業做管理,然後拿一筆不少的收入補貼家用。
  石萬勝也面臨著這樣的選擇。他還沒到退二線的年齡時,就有不少同學、朋友或是曾經共過事的老同事,來找過他,想讓他辭職去自己的企業管個事兒,而開出的價碼都比石萬勝拿的崗位工資要高得多,但是石萬勝那時並沒有接受,說到退下來再說吧。
  然而真到退二線了,朋友托人或者是親自上門邀請,石萬勝卻仍然沒有答應。當然,石萬勝也並不是打算回家養老。
  在孟津縣麻屯鎮,退二線的領導幹部,可以選擇去黨政辦,或者是其他部門,做一個普通工作人員,幫助處理工作。當然,因為各種原因,勞碌了一輩子的領導幹部們,通常不會選擇這條路。
  但石萬勝恰恰選擇了這條路。他的理由是,自己是黨的幹部,不能為了錢,為了自己舒服,就把黨佈置的工作擱到一邊去。
  2005年12月25日,宣佈石萬勝退二線後的第二天,他便到黨政辦公室報到,做起了普通辦事員,這一干,一直到現在還沒有停下來。
  【2】 送報紙的差事,他都是一路小跑著完成的
  武裝部長、人大專職副主席,在鎮一級黨委政府來說,都是黨委委員、領導班子成員,一下子退到黨政辦這樣一個正股級的部門,身份和工作的變化,難免讓人有些不適,可石萬勝似乎並沒有這樣的反應。
  接收郵遞員送來的各種報紙、雜誌、信件,分類整理後再送到各個領導班子成員或部門的辦公室去,這是石萬勝來到黨政辦工作後,每天工作的一個重要構成部分。
  這份工作看起來簡單,做起來卻很啰嗦。每天一百多份報紙、雜誌,還有信件,分完需要花費石萬勝一個小時還要多一點的時間。這中間還會不停地有電話打進來,他還要處理各種各樣的事情和群眾來訪接待。
  這一天,像往常一樣分好報紙,石萬勝給賴創業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報紙弄好了,讓他把一樓和辦公大樓外的辦公室報紙給送一下。掛完電話,他抱起一摞尺把高的報紙就走出了辦公室。
  一間辦公室一間辦公室挨著送,門開著的擱到辦公桌上,或遞給裡面的工作人員;門鎖上的,石萬勝直接把報紙從門縫裡塞了進去,就這樣,不到5分鐘,一大摞報紙就在二樓分發完了。
  回到辦公室,石萬勝並沒有停下來休息,而是抱起另外一摞幾乎是同樣數量的報紙,走出了辦公室。這一次,他去的是辦公大樓的頂層三樓。
  上樓梯時,他每一步差不多都要邁出兩個臺階,爬上樓梯後又是一路小跑著挨個辦公室把報紙送完,看起來身手比年輕人還要矯捷許多。
  送報紙,其實並不是一件至關緊要的事情,再加上年齡大了,萬一崴個腳什麼的得不償失,但是石萬勝為什麼要一路小跑著去送呢?他有著自己的“算盤”。
  【3】 四個人乾的活,現在他一個人全包了
  石萬勝到黨政辦工作後,除了送報紙還兼著其他差事,比如接聽電話。他剛來的時候,黨政辦除了主任之外,有一名也是退二線後在這裡幫忙的老同志,另外還有兩位年輕人。最近兩年,因為年齡的原因,這位老同志退休了,而另外兩個年輕人也調到了其他部門工作,黨政辦的工作人員就剩下石萬勝一個人了,自然其他三個人的差事,也就壓在了他一個人肩上。
  過去其他三個同事在一起工作的時候,石萬勝去送報紙,電話響了,其他同事會幫忙接一下,現在沒有了“靠山”,石萬勝送報紙的時候還要操心電話。
  黨政辦里一共有兩部辦公電話,一部白色話機,可以接也可以打,另外一部紅色話機,只能接不能打。這樣的設置,目的就是為了防止白色的話機在撥打電話的時候,紅色的話機能夠保持暢通,不耽誤事。原本就是為了不想漏掉電話才這樣設置的,現在卻因為沒有人接聽而錯過了電話,石萬勝並不想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一路小跑著送報紙,就成了他的辦法。
  為了保證能夠接到電話,石萬勝經過測試發現去辦公樓一樓或者是辦公樓以外的辦公室送報紙時,如果有電話打過來他聽不見,或者即使聽見了電話響,也來不及跑回辦公室,而他在二樓和三樓送報紙時候,不僅能夠聽到電話鈴聲,只要加快點步伐,就不會錯過電話。也是因為此,他才請通訊員賴創業幫他去送一樓和辦公樓外其他辦公室的報紙。
  在石萬勝看來,這樣做不僅是為了自己工作方便,也是為了方便他人,尤其是老百姓打這個電話往往是為了咨詢事情。他覺得,要是打過來沒人接聽,群眾心裡就會多少有些不痛快,而對於大多數老百姓來說,本身打這個電話已經鼓了很大勇氣,石萬勝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讓老百姓心裡有一絲絲的涼意,給老百姓留下政府電話難打的話柄。
  【4】 怕群眾來了找不到人,午飯他端到辦公室里吃
  說話之間,時間已經過了中午。鎮政府機關,已經有幹部陸續鎖上辦公室的門,回家吃飯去了。
  石萬勝的家離鎮政府也不遠,從鎮政府後院走出去,拐兩個小彎就到了,算下來路程不超過5分鐘,但他卻沒有回家吃飯。
  從柜子里拿出飯盒,他去了辦公樓後面的公務竈上。此時,已經有不少機關里的人在這裡吃飯。
  午飯是糊塗面,石萬勝讓做飯的丁紅旗給飯盒裡盛了多半盒飯,又拿上了一個饅頭轉身走去,但他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圍坐在竈上的餐桌周圍吃,而是端著飯徑直走出食堂,向辦公室走去。
  剛走出樓梯,石萬勝遇上要去竈上吃飯的黨政辦主任聶險峰,看見石萬勝端著飯過來,聶險峰笑著和石萬勝打起了招呼,“老石,又要在辦公室里吃飯啊,辛苦了。”
  “上午來鎮里辦事的群眾多,電話也響個不停,我怕中午這會兒有群眾來了,找不著人著急,就端過來吃了,這樣聽電話也方便。”說著,石萬勝已經進了辦公室。
  從聶險峰的話里不難聽出,石萬勝已經不是第一次在辦公室里吃飯了。
  從石萬勝到黨政辦工作的那天起,每年差不多有八十多天的時間,他的午飯是端到辦公室里吃的。當然這些集中在每年秸稈禁燒的時候。
  禁燒的時候,鎮上的人都下去到各個點忙了,石萬勝覺得他在這個辦公室留守,有必要守好電話,一旦同志們有事需要協調,他可以第一時間發出通知,“咱不用去禁燒現場已經輕鬆多了,總不能再拉同志們的後腿吧,在辦公室吃飯也是應該的。”
  【5】 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他都在值班
  石萬勝的早飯差不多也都是在鎮上公務竈上吃的,每天他幾乎七點剛過就來了。
  石萬勝說,他來得早一點,值夜班的同志們就可以早點下班,他還可以提前把辦公室衛生打掃一下。
  在鎮上公務竈工作的丁紅旗發現,無論是工作日,還是假日,石萬勝總在辦公室。
  丁紅旗的話,鎮上的幹部也都認同。聶險峰說,以前的情況,他可能不瞭解,至少石萬勝進黨政辦後,給他安排值班,從來沒有說過不字,而且即使不說他也會在那裡值班,時間長了值班就成了石萬勝雷打不動的差事。
  今年春節過後不久,石萬勝的妻子張喜玲不小心把手腕給崴了,活動不便,還要照顧一歲零十個月的孫女,忙起來連吃口飯都吃不到嘴裡。她想讓石萬勝回來幫幫忙,可是石萬勝總是說忙,沒辦法張喜玲只得把自己的妹妹叫來幫忙。
  說起這些,張喜玲氣就不打一處來。“每天早上六七點出門,晚上六七點下班,天天如此,也不知道都幹了些啥事,但是感覺他比總理都忙,就是回到家裡了,只要鎮上有事,打個電話,他不管在乾啥,撂下自己的活就走了,生病了也是這,都沒有說歇會兒,老是裝著藥就走了。”
  有時候,張喜玲真的想朝丈夫發脾氣,但是靜下來想想,發脾氣也不管用,他就是這麼個人,改不了。再說了,你朝他發脾氣,可是人家脾氣好,你說啥他都不生氣,拿他也沒辦法。
  確實如此,石萬勝的好脾氣,和他打過交道的人,沒有不這樣說的,就連他自己給自己的評價也是,總能笑臉相迎,熱情服務。
  本新聞共5頁,當前在第1頁12345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鄉官石萬勝)
創作者介紹

jk34jkxt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